我是一个追随者

Vind:

“那个是Elisa吗?”女人凑过电脑问男人

“是啊”

“雾蒙蒙的,她在干嘛呢?”女人又问

“你猜呢?”

“她拎着箱子,应该是去旅行吧?”

“或许是一场冒险呢?”男人转过头,眨眨眼睛微笑。

女人撇撇嘴,”你总算没有用”从前有个小女孩“来开始一个故事了。“

”是吗?“

”那让我猜猜“,女人继续道,”在茫茫的雾天,Elisa带着玩伴小鹿和心爱的玩具,来到森林冒险,气球下面吊着的箱子就是她要找的宝贝,里面一定有什么“

”会是什么呢?“男人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女人摇摇头,”不知道,可能是一种花,或者一个精灵吧“

”或许里面什么都没有呢。“

”不可能!那为什么要用红色的气球挂着,还做个那么精致的箱子?!“女人有些生气的反问。

”因为它是显眼的、精致的,才可能是想被要的“,男人逐渐变严肃,又说道”也或许Elisa手中拎着的箱子,里面同样什么都没有啊“

“鹿总是真的吧,所以故事就是说,Elisa一无所有,但是有鹿陪着她喽?”女人辩驳

“那就是真的吧,故事就是Elisa陪伴着心爱的鹿,带着心爱的玩具,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宝贝”

“那样最好了”女人终于有些满意。

良久,男人忽然轻声叹了一口气,摇摇头道“又或许,当决定一场历险时,她带上了最要紧的东西,遇见了最美丽的人,得到了最想要的宝贝,却终走不出一场雾“



【后记】站在艳俗后的落寞

想不到第三次见到小女孩的童话又是在半年后,如果还记得前两个故事的朋友,一定还会对Elisa有印象(见http://imvind.lofter.com/post/4cee6_26bf531 和 http://imvind.lofter.com/post/4cee6_1267a02

开始写大鱼故事纯属一个偶然,不料后来很多人喜欢这个故事。大家的喜欢一直是我前进的动力,所以在我继续思考的时候,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凉,并且在第二个故事时给她取了名字Elisa。不要误会,喜欢的其实是请Elisa来给大家讲故事的这种形式——如此一来,那些看起残酷而又惨淡的现实就被可爱清新的童话装裱一新。Elisa在充当我主角的时候,总是挟带着我不愿直书悲观主义,也是难为了她一个小女孩。

这一年多来,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整个世界又好似重新安排了一番,我以为看清了很多东西的本质,而不那么愿意去承认世界的繁华。其实后来想想,人总是要走的,无所谓乐观不乐观,悲观不悲观,你看到的世界是贴在画面上的一张张彩纸,喜欢的人会说它是五颜六色的,不喜欢的人会说是灰色的,而终究脱落后的那个才是你要走的路。我的艳俗已不可避免,那或许只是我贴在自己脸上的一张彩纸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  1. 我叫陈春天Vind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我叫陈春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